Return to site

撕毁后再黏贴的借条,法院认不认?

来源:诉箭网(微信公众号)

· 司法案例

债权人根据一条被撕毁后重新黏贴的借条要求债务人还钱,债务人则称她已经用现金形式偿完本息,双方各执一词。是债权人心胸险恶拼凑好借条司法陷害债务人呢,还是债务人压根没还钱呢?且看法院如何认定。

案情摘要

债务人的丈夫撕毁借条,称己方已用现金形式偿还本息。债权人称,债务人以原借条到期、要重新写一张借条为由,将借条取回撕毁,实际上并未还钱,也不能提供证据证明已方还款。双方争执不一,告上法庭。历经一审、二审和再审,法院认定粘黏的借条依然有效,债务人未能就自己已还款的主张有效举证,应当履行还款义务。这警示当事人,要注意保存有效的债权凭证和履行义务的证据,否则可能因举证责任分配而败诉。

2013年5月,泉州的肖某向黄某借款15万元,并出具了一份借条并交于黄某保存,借款期限为四个月。随后的四个月里,肖某分四次以银行转账形式汇款共计12000元至债权人黄某的银行账户。然而,到了2014年4月,这个借条却离奇地被肖某的丈夫吴某所撕毁。至于为何撕毁借条,双方各执一词,以至于变成了一场“罗生门”。债务人肖某认为是其已于2014年1月将借款的本金15万元以现金形式偿还给了黄某;而四个月的利息1.2万元也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还给了黄某。至于剩余的利息部分,肖某称黄某曾为他推荐律师,预备与开发商打官司,并为此给了律师七千元,三方约定若官司没打成,会将律师费退还给黄某。后来官司没打成,律师费退还部分,直接返回到了黄某的账户,她认为这部分已经算是抵偿剩余的利息了。总之,肖某认为,正是因为她偿还了十五万元的借款本、息,黄某才愿意交出借条,允许她丈夫撕毁的。而债权人黄某则认为,是肖某联系他称原借条已经到期了,需要重新写一张借条,债权人就此将借条交给肖某后,不意却被债务人肖某的丈夫吴某所撕毁的。

按照黄某的叙述,借条是被债务人方诓骗哄去撕毁的,他本人一直对此表示反对,连称“这样不妥,这样不妥”。肖、吴二人撕完借条之后,起身离去。黄某从桌上拿出被撕成碎片的借条,废了好大力气把它拼接起来,已经是当天深夜了。怎么办?这里,他做对了一步。他拿起电话打给律师,问该怎么办。律师给他的建议是,立即报警!如果黄某所言为真,那此案真的可能涉嫌刑事犯罪了,报警确实是首要之务。

黄某拿起电话打给泉州市东湖区派出所,将上述情况说了一遍。公安局通知他第二天早上九点到公安局做笔录。在笔录中,黄某一直强调,他对于肖、吴二人撕毁借条的行为是表示反对的。公安局也传讯了债务人的丈夫吴某到案。吴某在询问中强调,他妻子肖某因为已经偿还完本息了,他们才讨回并撕毁借条的。不过,他也承认,黄某对他的行为表达了反对:这样不妥,这样不妥……

一审法院:予以认定,应当还钱

2014年6月,黄某以重新黏贴起来的借条为证据,将债务人肖某告上法庭,要求还钱。一审法院认为,虽然原告提供的借条原件是由碎片黏贴而成,存在一定的瑕疵,但该借条碎片经黏贴复原后,大部分内容可见;被告辩称其已于2014年1月以现金形式偿还了原告15万元,但并未提供相关的证据予以证明,且原告对此不予认可,故被告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法官认为,如果被告已经还钱,为何不当场索回借条,或者要求债权人出具已经还钱的收据呢?且1月份还钱,三个月后才找债权人索还借条,有悖商业习惯。在庭审中,被告肖某还否认双方曾口头约定过2%利息的情况。结果,法院根据东湖派出所的询问笔录,和债务人肖某每月给黄某转账三千元的记录证明,2%的利息确实存在。由此,法院判决被告应当向黄某偿还15万本金以及2013年9月后的利息。

二审法庭

一审出台后,肖某不服,遂提起上诉。案件的焦点非常清楚。债权人黄某提供的经撕毁成碎片后重新黏贴的借条,能否作为债权凭证?债务人主张15万元债务已经清偿完毕能否成立?二审法官认为,债权人主动将借条交给债务人予以撕毁,却并没有明确的反对或及时进行制止,也没有采取其他证据保全措施,也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吴某在撕毁借条的过程中有对黄某进行威胁、胁迫的行为,导致黄某无法采取相应的补救措施等。法院认为,这是该笔借款已经偿还才会出现的结果,所以被撕毁成碎片后重新黏贴的借条不能作为肖某诉求的依据,黄某不得主张肖某再次支付15万元的本金;债务人肖某只需要支付2013年9月至2014年1月的利息一万两千元即可。

再审判决:恢复一审判决

二审的结果对一审实现了大反转,这回轮到债权人黄某不服了。2015年,黄某向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再审。他指出,首先,如果债务人已经还钱,而他要司法陷害债务人,何必等到借条被撕毁以后再重新黏贴起来才下手呢,从2014年1月到4月的大把时间都可以用完整的借条来起诉搞事情啊;其次,被告声称她还钱了,可是却根本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她自己的主张,而且还钱三个月之后才索要借条,也不符合常理;第三,债权人一直对撕毁借条的行为表示反对,并于当晚报警,并非二审法院所言的没有任何反对。

再审法官认为,肖某称她以现金形式偿还了黄某借款15万元,但并未能提供相关证据加以证明,而黄某对此事实不予认可,故肖某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且如果肖某真的还了钱,在三个月之后才索要借条,确实有违常理。黄某提供的借条原件是由碎片黏贴而成的,存在一定的瑕疵,但该借条原件系由肖某的丈夫吴某撕毁造成的,且黄某在借条被撕毁时有说:“这样不妥、这样不妥”,又在案发后报警,表明其对吴某撕毁借条的行为持有异议。根据证据的高度盖然性原则,法院认为黄某的理由成立,进而撤销二审判决,恢复一审判决,即肖某应当向黄某支付15万元的本金及相应利息。

法律分析:债权人缘何能笑到最后?

本案历经一审、二审、再审的复杂程序,围绕的争议焦点就是被撕毁后重新黏贴的借条的证明力问题,以及被告是否能够证明己方已经还款的问题。一审法院和再审法院认为借条虽曾被撕毁,但被告不能举证自己已经通过现金形式向原告支付了欠款,而同时借条仍由债权人持有而不是通常的还款人取回。因此,根据案件证据的关联性,一审法院认定被撕毁的借条具有证据的三性(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而予以认定。二审认为借条被撕毁应是债务人还钱的结果,进而不支持原审原告的诉讼请求。而再审法院则全面恢复了一审判决,既认定被撕毁的借条的证据效力,同时要求被告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在诉小箭看来,本案的关键,不仅仅是借条的证据效力问题,更是被告 无法提供有效举证的结果。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第五条第二款规定,“对合同是否履行发生争议的,由负有履行义务的当事人承担举证责任”。既然被告肖某主张其已经向原告黄某支付15万元的本金,依据“谁主张谁举证”的举证责任承担原则,举证不能就要承担败诉的风险。因此,一审和再审的法院,都支持了原告黄某的诉求。

根据《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三条的规定:“双方当事人对同一事实分别举出相反的证据,但都没有足够的依据否定对方证据的,人民法院应当结合案件情况,判断一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是否明显大于另一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并对证明力较大的证据予以确认。”这意味着在民事证据的认定上,要坚持全面、客观、真实的原则,严格依照标准进行举证责任的分配,在待证事实真伪不明的情况下,依据民法证据证明责任的高度盖然性予以认定。

在本案中,“还钱后取回借条”,和“还钱后撕碎借条”,成了法官裁量债务人是否已经履行还款的商事习惯标准之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十四条规定,审判人员应当“依据法律的规定,遵循法官职业道德,运用逻辑推理和日常生活经验,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独立进行判断,并公开判断的理由和结果”。一审和再审法院强调前者,并结合举证责任规则,判定债权人胜诉;而二审法院则单独强调后者,判定债务人胜诉。

黄某缘何能笑到最后?这首先源于,那天晚上,他给律师打了一个电话。这不是小编在“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而是因为律师给了他专业的法律建议。黄某迅速向公安局报案,在可能涉嫌刑事犯罪的问题上,债务人肖某及其丈夫吴某不敢造次,尽管在强调自身立场的同时,他们也承认了口头约定的利息存在、黄某对撕毁借条表示反对等关键信息。在随后的三次审判中,公安局出示的询问笔录,成了证明债权存在、口头约定利息存在和黄某表达过反对立场的关键证据。警察出示的文书,在庭审中,具有了非常高的证据效力。而在再审中,肖某的说法与公安局的询问笔录之间的差异,也构成了法官对肖某未曾还款的合理怀疑的依据之一。

插个题外话,教大家一招。诉小箭在法学院读书的时候,老师教给大家一个狠招,如何对待婚姻中的第三者。当妻子发现丈夫出轨时,不要采取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昏招,而应小心记下丈夫的出没规律,或者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若有一天发现掌握丈夫和情人即将幽会的时间和场所,可以当机立断报告公安局,举报说该宾馆某号房间有卖淫嫖娼行为。公安局若迅速出动,人赃俱获,定会将二人带回警局询问,会有出警记录或者询问笔录。他们是不是卖淫嫖娼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了对方出轨的记录,而且还是警方提供的证据,你大可以利害关系人身份申请复印之,持此笔录去起诉,或者申请由法院调取该项证据去起诉离婚,对方是有过错方,简直无往而不利也!

好了,我们回归本案。我们要注意,在民事诉讼中一切主张都应以证据作支撑,法律事实不等于客观事实。在司法活动中,人们所获得的“事实”,只是无限接近于客观事实的“法律事实”,而不是客观事实本身。若当事人不能达到法律规定的证明标准,法律自然不会支持其主张。坦诚而言,在本案中,即使肖某可能事实上已经以现金方式向黄某偿还了15万元借款,但因其不能证明己方的还款行为,仍然承担了败诉的责任。换言之,如果肖某拿走借条,回家再撕毁,那黄某讨债的成本,可能就要大大地增加了。

这一切,都提醒大家,在民事借款的过程中,要有强烈的证据意识,要注意保存有效的债权凭证和履行义务的证据。债权人对于借条要小心保管,不可轻易出手;债务人在还款时要及时索回借条,或者索要收据,注明内容;如果是银行转账还款,可在转账时附言转账目的、用途等,切不可因疏忽大意而造成不可挽回的经济损失,做重复还款、费神费力又不讨好的冤大头。

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观地审查核实证据。

第七十五条 人民法院对当事人的陈述,应当结合本案的其他证据,审查确定能否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当事人拒绝陈述的,不影响人民法院根据证据认定案件事实。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第五条 在合同纠纷案件中,主张合同关系成立并生效的一方当事人对合同订立和生效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主张合同关系变更、解除、终止、撤销的一方当事人对引起合同关系变动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

对合同是否履行发生争议的,由负有履行义务的当事人承担举证责任。

对代理权发生争议的,由主张有代理权一方当事人承担举证责任。

第六十四条 审判人员应当依照法定程序,全面、客观地审核证据,依据法律的规定,遵循法官职业道德,运用逻辑推理和日常生活经验,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独立进行判断,并公开判断的理由和结果。

第七十三条 双方当事人对同一事实分别举出相反的证据但都没有足够的依据否定对方证据的人民法院应当结合案件情况,判断一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是否明显大于另一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并对证明力较大的证据予以确认。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九十条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做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