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协议离婚、净身出户,“老赖”花样百出

来源:诉箭网(微信公众号)

· 司法案例

案情摘要

孔某因为他人的合同提供担保而被告上法庭。在诉讼期间,他将房产过户至其子孔小某名下。一审败诉后,债权人申请强制执行。孔小某向法院提起执行异议之诉,称该房产是父母协议离婚时分给他的资产所购,并出示了一份落款为2004年的离婚协议为证。再审一、二审法院指出,并无其他证据可以证明该离婚协议确实形成于当时,而非孔某出于逃废债务、规避执行的目的事后制作,驳回孔某之上诉,强制执行。

案件过程

一审判决:保证人孔某需承担连带责任

2011年,江苏常州市某公司与四川成都某机械公司因机械买卖合同而发生争议,双方诉至法庭。2012年3月,孔某将其名下的四套商业店铺,过户到了其子孔小某名下,孔小某遂将这三间商铺,租给了某洗车行。2012年4月,法院做出判决,判令成都公司应向常州公司支付合同欠款及诉讼费等共计三百余万元。

由于孔某是债务人成都公司的保证人,法院亦判令孔某对前述付款义务,承担连带责任。判决书生效后,债务人和保证人都未能按约履行,常州公司遂向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强制执行申请。2014年5月,法院依执行人常州公司的申请,查封了已经登记在孔小某名下的四套商铺,准备强制执行。随后,孔小某向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了执行异议。

裁定:执行异议成立

孔小某向法院称,他名下的这四套房产,本是他父母离婚时分割财产时留给他的份额所购买的。孔小某向法院提交了一份离婚协议书作为证据。该协议指出,孔某与王某协议离婚,孔某自愿将住房让与王某,另给王某40万元;其余150万存款归其子孔小某所有,暂由孔某代管;等孔小某20岁后,转到其名下。这份离婚协议书的时间落款为2004年。

另据法院查明,2004年成都市锦江区法院做出民事调解书,确认孔某和王某离婚,婚生子孔小某归孔某抚养。2007年8月,孔某购得上述四套房产,并于2012年3月判决未出台之前将房产转移到孔小某名下。

对此,常州公司答辩称:根据孔小某陈述的事实和理由,反证了被执行人孔某将自己的财产转移给案外人孔小某的事实,且孔小某并没有支付对价,被执行人规避执行的行为成立。为维护法律的尊严,维护申请执行人的合法权益,常州某公司请求驳回异议人的申请。

一审法院认为,该离婚协议意思真实有效,内容合法,且获得实际履行;不动产登记者册亦证明该房产是孔小某所有;而常州公司并未能提供相反证据予以证明其主张,因此认为孔小某的异议理由成立,裁定中止对孔小某四套商铺的强制执行。

异议之诉一审:继续强制执行

眼看可供执行的财产要飞,常州公司当然不服,于是通过审判监督程序,提起再审。

本案的核心,就是对于孔小某提交的关键性的证据——《离婚协议书》的认定。在这次审判中,法院认为,除了落款时间之外,再无其他直接证据或形成证据锁链的间接证据可以证明该离婚协议确实形成于当时,而非孔某出于逃废债务、规避执行的目的事后制作。法院的理由也很充分:尽管孔某和王某的离婚确属事实,在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法院也形成了司法记录。但是,孔某与王某在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法院的离婚案件中,对此无任何关于财产分割的记载,孔某、孔小某也不能提交有关证明该离婚协议所记载的涉及财产内容及履行情况的事实情况,故不能依据该离婚协议认定孔某将本案所涉房屋无偿转让给孔小某的合法性。由此,法院认为,常州公司要求撤销孔某与孔小某的房屋买卖协议、将涉案房屋确认为孔某所有、并对涉案房屋继续执行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予以支持,对孔某、孔小某的抗辩理由,不予支持。

由此,2016年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出民事判决书,指出孔某在诉讼期间给其子过户房产的行为属于无偿转让资产逃避执行,对债权人造成损害的情形。该判决再次支持了常州公司的诉讼请求,允许常州公司对该房产继续强制执行。

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继续执行

眼看老爸转给自己的房子又要被强制执行了,孔小某自然不愿意。2017年,孔小某不服此判决,遂向江苏省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要求驳回常州公司的诉讼请求,改判不得执行案涉房产。孔小某认为:

他提交的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法院的民事调解书、离婚协议书、其母王某出具的收条、房地产买卖契约、房屋所有权证等证据,足以证实案涉房产系孔小某所有,其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原审法院认为不能依据离婚协议认定孔某将案涉房产无偿转让给孔小某的合法性,明显错误;而原审法院未依法全面客观地审查核实证据,加重他的举证责任,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错误。

常州公司则认为原审法院无错误,应维持原判。

案件的核心,就是孔小某对于涉案房产,是否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这涉及到两个问题:其一,孔某在诉讼期间将房产过户给其子的行为,是否是对债权人常州公司利益的损害;其二,孔某与前妻王某的离婚协议书是否真实有效,是否足以证明其行为不是非法转移资产。

最终,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认为:第一,孔小某主张孔某用代其保管的钱款购买了案涉房产,其提供的主要证据为2004年孔某与王某签订的离婚协议,但孔某与王某经法院调解离婚取得的民事调解书中对财产分割并无约定,该离婚协议内容未经法院确认,孔某亦未提供其当时拥有离婚协议中约定的190万元的相关银行凭证等证据佐证该离婚协议的真实性,该离婚协议的真实性无法确认,孔小某的上述主张法院不予采信;第二,孔某在常州公司起诉其还款的案件审理期间,将案涉房产无偿转让给其子孔小某,损害了债权人常州公司的利益,该行为属于明显规避执行。故案涉房产虽登记在孔小某名下,不能阻却常州中院对该房产的执行。由此,对于孔小某的主张不予支持,维持原判。

法律分析

本案历经四次诉讼,费时七年之久,终于迎来了终审判决。在实践中,经常有债务人在诉讼中,或诉讼后通过各种方式如假离婚、虚假诉讼等方式隐匿资产、转移资产,以逃避强制执行的。在本案中,孔某为他人的商业行为提供担保,结果被法院判决承担连带责任清偿债务。在诉讼期间,他应该已经意识到了诉讼结果可能会对他不利,于是在判决前一个月将其名下的商铺无偿转让给了他的儿子孔小某。在强制执行开始后,以其子的名义提起执行异议,以求保住他的房产。孔家出示的关键证据,是落款为2004年的一份离婚协议书,并据此指出,他所转移的房产是离婚时分给其子孔小某的钱所购买的。

在实践中,还有人通过紧急离婚,称自己称属于过错方如出轨、家暴等问题,与老婆协议离婚,将名下房产和车统统转让给了老婆孩子,自己则净身出户的。在本案中,孔某倒不是假离婚,成都市锦江区法院的民事调解书亦能证实离婚这一事实。在当下的实践中,法院在进行离婚案件的办理时,如果涉及到协议离婚的,一般会要求写明子女和财产的分配方式;即便无财产,也会写明夫妻二人无共同财产。只是十几年前的司法文书,就不一定了。

同样一份证据,由于在裁定和诉讼中的认定不同,就实现了裁判结果的大反转。在孔小某提请的执行异议裁定中,法院认可了离婚协议的内容,支持了孔小某的诉求。而在执行人常州某公司提起的再审一审、二审程序中,法院认为,尽管孔某和王某的离婚确属事实,但成都锦江区法院的调解书中并无任何财产分割的记载,无法证明孔某的离婚协议书内容的真实性;此外孔家父子也没有提交任何其他如单据、转账记录等证据证明,孔某和前妻之间存在着前述财产分割的行为,也无法证明他们父子之间的房产过户不是无偿转让的行为。由此,二审法院驳回了孔家父子的诉求。

本案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地方在于,孔小某是案外人,而常州公司是执行人。案外人提起的执行异议,法院做出裁定支持了案外人的,执行人若不服,只能通过审判监督程序提起再审,依据是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常州公司的律师所提出的诉讼策略是,一方面,要求法院依据合同法第七十四条撤销孔某转移资产的行为;另一方面,提出要求对涉案房产继续强制执行。两大诉求,产生的法律效果是同一的。最终,二审法院驳回了第一诉求,支持了第二诉求,这里的法律考量是:二审作为终审判决,法院不能剥夺当事人的一审诉权。其实对于执行人而言,只要有一个诉求得到支持,目的也就实现了。

在本案中,孔某还是在诉讼中转移资产。如果判决生效后,甚至在强制执行期间转移资产,那等待孔某的,可能是刑法的“拒不履行生效判决罪”了。不过,对于孔家父子而言,他们也觉得有点冤。只是在保证合同上签了一个字,巨额债务就从天而降了。在这里,诉小箭奉劝大家:在商事合同中,担保有风险,签字需谨慎。否则,你的合作伙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把你拖入债务的陷阱之中了。

至于那些绞尽脑汁花样转移资产的被执行人们,你们还是小心为妙。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最高人民法院重拳出击打击“执行难”,已经建立了联通银行、证券、房地产登记、交通车辆登记等诸多部门的监控系统,实现一键查找。一张对付失信被执行人的大网已经结就,诸君改悔吧!

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七十四条 因债务人放弃其到期债权或者无偿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的,债权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债务人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并且受让人知道该情形的,债权人也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撤销权的行使范围以债权人的债权为限。债权人行使撤销权的必要费用,由债务人负担。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制裁规避执行行为的若干意见》

第十四条 引导申请执行人依法诉讼。被执行人怠于行使债权对申请执行人造成损害的,执行法院可以告知申请执行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七十三条的规定,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代位权诉讼。

被执行人放弃债权、无偿转让财产或者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转让财产,对申请执行人造成损害的,执行法院可以告知申请执行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七十四条的规定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撤销权诉讼。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七条 执行过程中,案外人对执行标的提出书面异议的,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书面异议之日起十五日内审查,理由成立的,裁定中止对该标的的执行;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驳回。案外人、当事人对裁定不服,认为原判决、裁定错误的,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办理;与原判决、裁定无关的,可以自裁定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三百一十三条 对申请执行人提起的执行异议之诉,人民法院经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案外人就执行标的不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的,判决准许执行该执行标的;

(二)案外人就执行标的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的,判决驳回诉讼请求。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

第十七条 不动产权属证书是权利人享有该不动产物权的证明。不动产权属证书记载的事项,应当与不动产登记簿一致;记载不一致的,除有证据证明不动产登记簿确有错误外,以不动产登记簿为准。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百一十三条 对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